漫畫/張永文近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黨政機關厲行節約反對浪費條例》,其中關於公務用車“堅持社會化、市場化方向”的規定室內裝潢,可謂公車改革破冰之舉。
   公車改革效果究竟如何?在執行中會出現什麼情況?習慣了專車專職司機的幹部是否會有種種不適應?為此,我們模擬了一位局長,在若干年後公車改革全面付諸實系統傢俱施後的某一天用車狀況,借用虛擬人物、虛擬場景,展望公車改革的未來。
   我們虛擬的人物名叫卜偉貴,男,45歲。在基層工作多年,4年前,從××縣縣長的崗位上調到××市××局任局長。我們之所以給這位局長取名“卜偉貴”,住商即諧音“不違規”——作風正派,不違法亂紀,堅決按照規定來。
  1
   卜偉貴最近很不自在,心裡總是空蕩盪的,因為小李走了。小李不是一般人,是卜局長的司機,以前卜局長還是卜縣長的時候,小李常常被人恭恭敬敬地喊一聲“司長”的。不過,從今天開始,李“司長”的稱呼,估計再也不會有人喊借錢了。小李走的時候,很難受,眼睛紅彤彤的;卜局長雖然沒說啥,但心裡也怪難受的。
   201×年的某一天,是公車改革的第一日,也是小李離開的第一天。按照日程,這天上午卜偉貴澎湖民宿要到市政府開會。起床後準備停當,拿起手機給小李打電話,號碼還在呼叫中,忽然覺得不對勁,趕緊摁掉了——小李已經不是自己的司機了。前兩天剛敲定的,自己不再配車,小李也被分流到市公務用車服務中心去了。
   每每想到這些,卜偉貴心裡總堵得慌。小李跟了自己整整五年,絕對是自己人。如果在一年前,他完全可以給小李安排一個更好的退路,可現在,改革的精神來得無比迅捷,沒等卜偉貴反應過來,就已經“一刀切”了,小李只能老老實實地去公車服務中心繼續去當司機。
   市長是有名的急脾氣,開會遲到是要挨批的。卜偉貴來不及繼續懊惱,在包里翻了好久,找公車服務中心的電話,請8點整準時接他去市政府開會。局裡原來有的幾輛車,拍賣的拍賣,移交的移交,卜偉貴現在想用公車,只能通過這個途徑,除非他自己開車。可他偏偏對開車沒太大興趣,一則因為對這個生硬冰冷的家伙有恐懼感;這二則,之前在外有專車司機侍候,在家有夫人代駕,並沒有因為不會駕車而遇到太多不便。
  2
   眼瞅著8點已過,卜偉貴左等右等,卻連公車的影兒都沒見著。而會開車的老婆要送兒子上學,還要趕到市郊的單位上班,也就顧不上卜偉貴了。怕開會遲到,卜偉貴決定出門打個的。印象中,有年頭沒乾這個事兒了。
   出了門,卜偉貴左攔右擋,好不容易才攔下一輛的士。他拉開車門坐到後排位置就對司機說,小李,走,我們到市政府去。司機一臉疑惑,卜偉貴局長連拍額頭說,噢,記錯了、記錯了,看我這記性。
   過去,只要卜偉貴有急事,小李可不管紅燈綠燈,總能左晃右晃插插隊、一路無阻地把卜偉貴局長準時送達目的地。反正有公家的旗號打著,違章小李自己也能想辦法擺平。今天的的士司機可不好使,遇紅燈就停,卜偉貴著急趕路,越發覺得這路咋這麼堵、這紅燈的時間咋這麼長。
   漫長的路上,卜偉貴沒和的士司機多聊,閑來想了想自己的“處境”,不免笑了笑,“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啊”,但轉念一想,按現在的紀律,副部級及副省級以上的幹部才配備專車,像他們這樣的地級市,連市委書記、市長沒有專車了,大家一視同仁,誰也不會笑誰,慢慢適應就好了。
  3
   終於到了市政府,卜偉貴從的士上下來,徑直向市政府大門口走去。誰知,卻被門衛攔了下來,先登記。難怪,過去卜偉貴坐專車進出,門衛看通行證放行。如今,這個從的士上下來的人,門衛怎能認得出來?卜偉貴本不太在乎專車是否排場,但被門衛攔下的那一刻,他還是覺得有幾分失落。
   一個領導幹部,還需要用專車這種形式感來體現威嚴,想想,還真是有點荒誕。門衛登記的時候,卜偉貴發了一會兒獃:過去封建時代,官員穿官服戴官帽,是官是民一目瞭然。而如今,自己站在大街上,不再前呼後擁,這不也沒被分辨出是官是民嗎?
   “如果我老卜今天坐的是專車,估計就不會這麼麻煩了。”卜偉貴轉念一想:“我這土裡土氣的打扮,難怪人家確實讓門衛不放心,萬一你是來給領導找麻煩、添亂子的怎麼辦?”卜偉貴努力尋找著解釋,力求讓自己心裡舒服點。
  4
   進了市政府院內,卜偉貴局長驚訝地發現,竟然還是有幾個單位的“一把手”沒有嚴格執行上級的“公務用車”規定,還是由專車接送。院內車輛不乏大眾途銳、豐田霸道、別克君威等等。不由得讓人想起網上的段子:“一排奔馳停在一起,是老頭子們在搞聚會;一排寶馬停在一起,是富二代們在開派對;一排奧迪停在一起,是官員們在開會。”現在大家不太坐奧迪了,怕太扎眼,但“身段”還是放不下來。
   卜偉貴清楚,按中央的標準,這些都是超標車。過去他做縣長時候,有企業老闆打算“借”給他一輛豪華進口車,被他婉拒。過去,不少基層幹部的豪華專車,都是以借用下屬企業的名義為自己所用,只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罷了。不要說地市級、縣處級,連鎮幹部村幹部都有專車,如果嚴格按照相關紀律,許多人連配備專車的資格都不具備。但這並不妨礙人家通過各種途徑坐上豪車。卜偉貴曾在內心告誡自己,就是打著借用的旗號,也是不符合紀律規定的。
   還好,趕到市政府會議室,正好到了8:30開會時間。卜偉貴局長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珠子,坐下開會。會議的主題是“破除特權思想,推進公車改革”,市長在會上強調,公車改革已經進行了若干年,中央及省一級都嚴格進行了改革,可是在市縣一級,還有些人說一套、做一套。“誰再偷姦耍滑,就讓誰摘帽子走人!”市長拍著桌子放言。
   市長在拍桌子的時候,卜偉貴一陣恍惚,眼睛總是不由自主地向還坐著專車來的公安局、財政局幾個“大局”局長那裡瞅去。
   市長繼續分析,目前每輛公車平均費用每年在15萬元到20萬元,取消公車改發交通補貼,每年可節省經費超過三分之一,也就是每年每輛車可節約5萬到7萬元。如果全國公車以200萬輛計,每年可節約支出約1000億元。卜偉貴局長坐車不順的憋屈頓時煙消雲散,都是受黨教育這麼多年的幹部,一年能節約納稅人這麼多錢,自己這點小小麻煩又何足掛齒?
   再說了,市長的公車不是也沒了嗎?
  5
   開完會,卜偉貴回到局裡已是下午了。屁股還沒把椅子暖熱,電話響了,是一個老領導打來的。老領導的兒子下周結婚,想組織一個大型迎親車隊,統一用黑色小轎車,因一時找不到那麼多車,就想起卜偉貴有個這樣的座駕。卜偉貴只好向老領導解釋,推行公車改革後,單位的公車已經按上級要求,統一登記在冊,交到指定的地方了。
   卜偉貴記得,有一次這位老領導和他吃飯時,曾對公車私用、公車濫用表示深惡痛絕,力挺公車改革,沒想到私下裡也想占下公車的便宜。卜偉貴禁不住苦笑道:腐敗特權人人罵,人人都想占一把,這都啥世道呢。
   老領導聽了卜偉貴的解釋,驚訝地說,沒想到真的公車改革了,我以為上邊只是閑嚷嚷,平息一下群眾的怨氣,沒想竟然動真的了。最後老領導以命令的口氣說,你小子不要忘恩負義噢,我不管公車改革不改革,得給我這點面子,你自己看著辦吧!不得已,卜偉貴只好向一個做私企老闆的老同學求助,老同學滿口答應,通話即將結束的時候,老同學忽然來了一句,你不是犯了什麼事吧?卜偉貴說,怎麼可能呢?我一向這麼光明磊落、小心謹慎……老同學說,這麼小的事你還來找我,這不是局座你的風格啊!
  6
   終於折騰到快下班了,老婆打來電話,說是晚上單位上有事要耽誤一下,讓卜偉貴去接兒子。
   沒有了專車的卜偉貴,感覺像鳥兒忽然折了翅膀。正值下班高峰期,連的士都攔不上。好在離兒子的學校不是太遠,卜偉貴決定步行去接兒子。
   路上,卜偉貴遇到了一個做交警的老同事,老同事問卜偉貴怎麼回事,今天怎麼步行?卜偉貴簡單寒暄了幾句,老同事說,上車,我送你去。卜偉貴一想到這已經超出了執法執勤車使用範圍,就嚴詞拒絕。老同事說,警察是為人民服務的,你也是人民的一員,理所當然在我們的服務範圍內。卜偉貴掂量了一下,還是覺得不妥,表達了謝意後,獨自前行,“老坐著,運動運動”。
   兒子早在校門口等了,見到卜偉貴第一句話就是,爸爸,同學們都說你犯事了,是不是啊?卜偉貴白了兒子一眼問,從何說起?兒子說,過去都是司機李叔叔接送我,最近這一段不見了李叔叔和你的專車,於是同學們都議論紛紛……
   卜偉貴摸了摸兒子的頭說,小李叔叔有更重要的工作,以後爸爸要學開車,學會了爸爸就可以接送你了。兒子高興地一路跳著。卜偉貴心想,這年頭不會開車,還真的跟不上形勢了。
  後記
   2030年的某天,卜偉貴已從廳級領導崗位上退了下來,雖然他早已嫻熟地掌握了駕車技巧,但車子已經在生活中變得無足輕重了,他已習慣坐公交車出行。
   城市的地鐵貫穿東西南北;大部分公交都變成了雙層空調巴士,空調、咨詢電視等設施一應俱全,高端大氣便捷舒服,沒有人會認為出門坐公交車就會跌份。
   剛在公交車站,卜偉貴碰到好幾個老熟人,有現任的市長,還有兩個副廳長。大家平淡地點頭致意,沒有多言。經常在公交車上見,早習慣了。這麼多年的改革,除了警車、消防車、救護車,全省的公車已經沒有幾輛了;那些掛靠在機關事務局的“公務車”,也都掛著扎眼的紅牌子,走到哪都很扎眼,領導同志們已經很少“沾光”了。省市裡的領導,有幾個自己開家裡的車,更多的都嫌麻煩,坐公共交通了。
   想著公共交通如此便捷,卜偉貴想,當年公車改革的艱難與今天的出行如此便捷相比,那點小糾結真的不值得一提。正是因為公車改革這樣的政策,為國家節約了大量的資金,國家才有更充裕的資金來發展公共交通,才有了今天這樣發達的公共交通網絡。
   卜偉貴坐在公交車上微笑著回憶往事,那時候市委書記、市長要是擠個公交,體驗一下生活,那可是上報紙一版的大新聞,但現在再看看,省長、副省長坐公交也不算什麼稀罕事,沒有官民之分,人人都坐公交。
  國外公車面面觀
  英國:提倡用公交車代替公務車
   英國很早就建立起了公務員制度,有一套相當成熟的公務車管理辦法。英國政府交通部下設的“公務車調遣局”專門負責政府部門公務用車的管理、調度和派遣。首相和幾位內閣大臣才配有固定專車。
   按照調遣局的解釋,這些高級公務員經常需要在上班路上處理公務,攜帶有關資料乘用公共交通工具不穩妥。但同時也指出,即便是部長級官員,也提倡儘量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包括部長級官員在內的所有公務員只有在外出公幹時才能使用公務車,公務車調遣局一年365天,一天24小時保障用車。為有效防止官員公車私用,英國政府設立公車監控部門,給所有公務車裝上GPS定位裝置。該裝置每隔一定時間就會發出信號,監控部門的屏幕上實時顯示車輛的運行軌跡,以此確保公務車不被濫用。
  日本:按照統一標準補貼
   有調查顯示,日本總務省2000多名工作人員只有52輛公車,其中24輛專供大臣、副大臣、政務官,以及事務次官等高層官員外出辦事時使用。
   日本中央政府機關的公車管理較為嚴格,那麼地方政府情況如何呢?品川是東京都市中心的23個區之一,面積22.72平方公里,登記人口約37萬人。品川區有1名區長、兩名副區長、39名區議員,算上公共設施的工作人員在內,共有2622名公務員。整個品川區的公車如下:25輛普通小汽車、12輛小型貨車、58輛微型汽車、21輛清掃車和1輛小巴車。每年,品川區的公車預算為590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470萬元)。此外,所有品川區公務員不分級別都按照統一的標準領取上下班的交通補貼。
  德國:跟蹤記載出車時間公里
   德國政府官員的公務車使用規定比較嚴格。公車私用違規者要受到輿論譴責、罰款甚至可能丟掉“烏紗帽”。企事業單位的公車使用則主要靠稅收杠桿進行限制。在德國只有總統、總理、副總理及各部部長等才可以配備專車。部級以下的公務員如因工作需要也可使用公車,但不提供上下班接送服務。德國還實行嚴格的公車使用登記制度,每輛公車都要配備車輛行程記賬簿,詳細跟蹤記載每次出車的實際起始時間、地點、里程錶公里數,且要定期上報主管部門。德國對購置和更換公務用車都實行預算管理,嚴格控制公車數量。如果公務員違規公車私用被髮現,就要補交罰款,並受到相應處分。當年,德國時任衛生部長因乘用公車到西班牙休假而遭到德國媒體的炮轟,不久便辭去公職。
  美國:州長開私家車上下班
   出於安全因素,美國總統、副總統、國務卿、國防部部長等少數頂級官員的車輛有較高特權。總統出行時,護衛車隊相伴,也會有臨時的警察開路現象。不過,其他高級官員包括多數部長、國會議員或是州長,上下班都開私人汽車,只有參加公務活動時才可以用公車,除非有特別重要的任務請警車開道,平時沒有特權。警察局絕對不會向這些車輛頒發特別通行證。
  芬蘭:司局級官員“打的”
   芬蘭公車包括三大類。首先是專車:在芬蘭政府各部(總統除外)中,只有總理、外交部長、內務部長、國防部長4人享受配備固定車輛、固定司機的專車待遇。其次是公車:芬蘭政府辦公廳負責安排18位內閣成員公務用車。政府各部辦公廳主任通常掌握3輛公車(包括小車和麵包車)。以財政部為例,部內有3輛公車,供3位國務秘書公務使用,但不是專車。第三種是工作關係車。這是由公家(政府機構或公司)買車,公家出汽油費和負責保險(放心保)維修,但由個人自己駕駛的車,既可執行公務也可私用。使用工作關係車的人首先是工作需要,其次是要有一定級別。在擁有30多個機構的赫爾辛基市政府共有“工作關係車”約30部。
   芬蘭政府的司局級官員執行公務時通常“打的”,一般工作人員經領導批准也可以乘坐出租車辦理公務。因公乘坐出租車者經過嚴格的登記手續後,領取一張出租汽車卡。
   據《光明日報》  (原標題:卜偉貴局長的一天)
創作者介紹

me41meojr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